<input id="lmjvl"></input>
<label id="lmjvl"></label>
    <acronym id="lmjvl"></acronym>
    1. <meter id="lmjvl"></meter>
      1. <acronym id="lmjvl"></acronym>
        1. <output id="lmjvl"></output>
        2.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> 新聞中心 >> 輪播圖片
          奉賢吳房村:土疙瘩變金疙瘩,受益村民每戶年增收10萬元
          發布日期: 2019-08-06 10:39 閱讀次數:

          入夏,吳房村里的蟬鳴聲更足了。村民老吳每天都會起個大早,趁寧靜時分,和著蟲語,把村莊里里外外逛上個遍。老吳說,在吳房村住了大半輩子,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家鄉會眨眼之間變成“世外桃源”,如今這里的每一寸土地,每一塊磚瓦,他都恨不得伸手去摸摸,記牢那種驚喜而又滿足的感覺。

          作為上海市首批鄉村振興示范村之一,奉賢區青村鎮吳房村在過去一年里的蛻變,不光讓村里千百個“老吳”欣慰,也帶給村外人以震撼與訝異——這還是我們熟悉的農村嗎?“三分黑七分白”的江南水鄉建筑風貌,小橋流水人家的鄉間野趣,還有企業、工作室、民宿、餐廳的混搭業態格局,細細忖來,人們反倒覺得,這恐怕是上海這座國際大都市的農村,該有的樣子。



          規劃先行,“繪就”一幅山水畫


          其實一年前的今天,吳房村是毫不起眼的。灰暗、低矮的農房,破損不便的村內道路……除了深藏村里的一棵百年老榆樹、一幢百年老屋,能喚起本地人的共同記憶外,那里幾乎說不出什么故事。

          然而變化幾乎在轉瞬間發生。今年一月,記者來到正在改造施工中的吳房村,粉墻黛瓦江南水景已露端倪,從平莊公路往里走,三幢聯排的江南小院映入眼簾;再深入南部腹地,數十棟帶著現代元素、參差錯落的水鄉建筑緊張有序地裝修。

          而今再來,吳房村更是活脫脫“長”成一幅山水畫。路兩旁的桃林里,金燦燦的桃子半掩在葉下,誘人的香氣彌漫田野;百年老宅已換上一身素色白衣,農家那些帶著泥土氣息的酒壇、磨盤、竹筐成了她最美的飾物;石板路上,有艷麗的、清淡的花高低錯落,自顧自盛放,比城市綠化多了幾分野趣;拱起身子的木棧橋,像是一抹低調的虹,點綴在碧波蕩漾的水岸上……







          吳房村的變化始于規劃。在整個奉賢區,青村鎮是最早啟動鄉村規劃的。2018年8月,吳房村獲批入選上海市首批9個鄉村振興示范村時,《奉賢區青村鎮吳房村村莊規劃(2018-2035)》已經同步出爐公示。所以,吳房村的這次“變臉”幾乎可以說是從圖紙上“臨摹”下來的。青村鎮相關負責同志告訴記者,你今天在圖紙上看見的一切,都是你明天能親手觸摸到的地方。“不規劃,不動工”的原則,貫穿著吳房改造建設的始終。

          建設過程中,通過田園景觀規劃和風貌設計引導,施工方先期對古宅、古橋、古牌坊等歷史文化古跡資源進行梳理后,修舊如舊;再把江南水鄉元素和海派民居特色融入整體風貌管控之中,一點點刻畫出綠田粉墻黛瓦、曲徑回廊古木、小橋流水人家的江南水鄉桃花村。這種規劃先行的做法,一定程度上確保了吳房村改造項目得以在合理、專業的指導下有序開展,減少了不必要的成本和反復。

          桃花流水杳然去,別有天地非人間。吳房村一期改造項目于今年5月率先揭開面紗后,慕名的人們蜂擁而至。不僅每周迎來大量都市中人探訪,還受到諸多旅行社青睞,吸引大規模游客前往。而吳房村內及周邊各地百姓也不時來看看,多數投來艷羨的眼光。不少項目外村民甚至反復詢問村干部,“什么時候可以輪到我們家改造?”




              吸引優質資源資本集聚

              整個吳房村的改造項目分成兩期。當下看到的一期項目為先行先試區,涉及吳房村1、2、9三個小組,75戶村民,內設產業板塊、創業板塊、活動板塊及配套板塊,定位為一個集黃桃產業和文化創意產業為一體的園區。而光是這樣,已然投入1.4億元,舉國內諸多大型設計院、頂尖設計師之全力。吳房村村干部說,如果單靠我們自己,這幾乎是完不成的任務,“這么頂尖的資源哪里肯來。”

              然而吳房村是個“幸運兒”,在入選上海市首批鄉村振興示范村名列后,上海市屬國有資本運營平臺——上海國盛集團就立馬帶動社會資本,一起成立上海思爾騰科技服務有限公司,組織負責吳房村的建設運營。其整體風貌設計則由中國美術學院設計總院承接,引入全域設計理念,將視野所見的每一處風景,都納入綜合設計范疇,彌補了傳統專項設計所忽視的整體風貌的把控。




          記者了解到,思爾騰公司注冊資本2000萬元,國盛旗下盛石資本占股35%,浙江思畫占股30%,恒潤文化集團占股5%,形成了具有專業開發經驗的市場主體與村級、鎮級集體經濟共同參與開發運營的模式。項目運營方負責人吳志飛介紹,通過思爾騰公司進行農業生產旅游觀光、農產品種植、精品民宿開發、招商運營,吳房村一期項目一經落成,就迅速引入上海美院鄉村藝術中心、中國美院鄉村工作站、著名國畫家吳山明大師工作室、亦師亦友藝術家組織、越劇演員吳群工作室等27家個企業、機構,有些已完成裝修,有些甚至開始辦公。

          此外,思爾騰公司還與市農科院、江南大學食品研究中心合作,正創建國家級現代農業黃桃產業園。接下來還會打造“十里桃花”旅游休閑觀光路,逐步形成村內一、二、三產聯動發展的格局。市場主體的深度參與帶來了資本、資源的高度集聚,推動各類優質資源資本集聚輻射鄉村振興。除了首期項目的投資外,各市場主體后續還將以基金為通道,繼續整合國有資本、社會資本、政府等多方力量。



          探索盤活土地資源之路

          在市場資本進入吳房村以前,區里、鎮里、乃至村里都已經仔仔細細盤算過這筆賬——“咱村里有啥?靠啥吸引別人?”算來算去,這個長期屬于“經濟薄弱村”的純農地區,唯一拿得出手的,就是這1447畝農用地,和481戶空置率極高的宅基地。

          可過去幾十年里,這些資源并沒有真正發揮實效,不光村集體收入不景氣,村內開支長期仰賴財政轉移支付和綜合幫扶;老百姓自己也“口袋空空”,收入大都靠零星種植幾畝黃桃。這“土疙瘩”究竟能不能變成“金疙瘩”?此次在鄉村振興示范村建設過程中,吳房村就試點探索了一條盤活土地資源之路。

          一個個企業、工作室怎么能夠進駐吳房村?就靠老百姓自愿的宅基地流轉。一期項目中,61戶村民把自己的房子,以20年租期流轉給了村委會,再由村委會出面,轉租給企業。老百姓得了多少實惠?以吳房村119號民宅為例,房屋共255平方米,以前老百姓自己出租,一年頂多收入0.48萬元,現在租給村里,租金收入5.23萬元,漲幅十倍都不止。而村集體經濟,也靠著宅基地轉租留足了賺頭——企業年稅收必須達到200萬以上才能進駐,這筆稅收中的一部分,和后續產生的紅利,也將落實在村集體的賬上。稅金加租金,宅基地真就成了老百姓的“金飯碗”。




          這還不算,原先散落在村民手中的700畝農用地,也趁著這次改造一并收回,目前已流轉85%。接下來,思爾騰公司就要用它們來實現黃桃的集約化種植。村民不再當“桃農”,而是可以受聘成為大型黃桃合作社的“養護專家”,英雄有了用武之地不說,生活也有了保障。此外,一期園區提供物業管理、頤養公寓服務管理等公益性就業崗位,也優先招錄本村村民,吸納富余勞動力,人均就業月收入2500元,村民的生產、生活方式都有了轉變的機遇,農民,不再是“一輩子的職業”。根據青村鎮總的測算,項目建成后預計實現區域內村民戶均年增收10萬元,其中租金戶均3萬、分紅戶均3萬元、就業收入戶均4萬元。

          在上海這樣的特大城市邊緣,不少像吳房村一樣,擁有農業稟賦、土地資源的鄉村,深陷“大樹底下不長草”的困境。通過新的規劃改造,吳房村走出了盤活“沉睡資源”的第一步。


          來源:美谷APP
          777奇米影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