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nput id="lmjvl"></input>
<label id="lmjvl"></label>
    <acronym id="lmjvl"></acronym>
    1. <meter id="lmjvl"></meter>
      1. <acronym id="lmjvl"></acronym>
        1. <output id="lmjvl"></output>
        2.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> 新聞中心 >> 政務新聞
          農墾故事,到“樹”中找
          海灣有片“記憶林”,300多名老知青“寄情于樹”——
          發布日期: 2019-08-10 09:00 閱讀次數:

          如果你想了解上世紀五十年代起始的圍海造田運動,除了去區檔案館外,你也可以來到海灣鎮火車頭廣場北側的“農墾林”,用手機掃一下掛在每一顆樹上的“二維碼”,就能隨機讀取近200名老知青、老農墾人的“回憶”。“農墾林”,也是奉賢首個有“記憶”的林。

          這些“回憶”,并非天生“長”在樹上。原上海市星火農場二十三連副指導員、支部書記張儷花告訴記者,去年,是她這批知青下鄉50周年,她組織二十三連共125名老知青、老農墾回到海灣鎮,想重新看看這片奉獻青春的土地,也想看看如何為“第二故鄉”再做點事。這個心愿,很快就得到了海灣鎮黨委、政府的支持,“他們提議,用認養樹木的形式,以‘一棵樹一個二維碼’的呈現方式,專門為原五四、星火、燎原地區的老農墾、老知青打造一座有‘記憶’的‘農墾林’,既圓我們再奉獻的心愿,又可將農墾記憶、農墾文化、農墾精神不斷傳承下去。當即,就受到了我們這些農墾人的支持。”

          去年9月底,占地11畝的“農墾林”一經開放,就吸引了來自全國各地近300名農墾人。其中,張儷花等125名農墾人成為“農墾林”的首位認養者。“我們以集體的名義,認養了一顆櫸樹。”張儷花介紹,認養后,樹上就會掛上一枚鐵銹色的銘牌,上面標注了認養人、認養時間及“二維碼”。用手機掃進去后,就能看到關于認養者的簡介、生平故事,甚至是圖片和視頻。“五十年前的‘9.15’,我們脫下學生裝,從上海人民廣場出發,告別了養育我們的父母親以及繁華的城市,坐著大巴車一路高歌來到海灣鎮原上海市星火農場……”“我們共同奮斗,共建家園,使連隊舊貌換新顏;我們組建新的生產排,向大地要糧棉油;我們建立了蔬菜班,實現蔬菜自給;我們創辦科研小組,用科學指導農業生產……”當看到“二維碼”中的敘述,另一位老農墾人陶杰立刻紅了眼。他說:“沒想到,一個‘二維碼’就能讓我回到過去。”

          當然,在每個“二維碼”背后,除了可以讀取農墾歷史,更能讀到每位農墾人的動人故事。老農墾丁榮福、張秀菊以夫妻的名義,認養了一棵樹。在這棵樹的“二維碼”中,他們寫道:“在那難忘的歲月里,我們彼此欣賞互相關心日久生情,最后踏入了結婚的殿堂。我們雖沒有轟轟烈烈的愛情,但是平平淡淡才是真。”范長川是“農墾二代”,這次,他和母親一起認養了一棵樹。他說:“母親在這里奮斗,在這里結婚,又在這里將我帶到這個世界,這里與我,也有不解的情緣。”農墾人汪華龍和陳彩英也和自己的孫女汪佳妍一起,掛上了屬于他們的“二維碼”,汪華龍說,“這棵樹,代表著一種精神的傳承和延續。”目前,已有30多棵樹被個人、家庭、單位、連隊等認養。今年下半年,又將會有200多名農墾人從各地趕來,參與到認養行列中,擴大“農墾林”的“記憶儲備”。

          除了“認樹”外,農墾人們也主動參與到“養樹”中。海灣鎮圓夢辦工作人員告訴記者,“農墾林”中包含櫸樹、香樟、櫻樹等各類苗木300余株,根據林木特性,樹木的養護分200元、500元、1000元三級,在認養過程中,每一位認養者都愿意主動承擔100、200、300元的養護費用,用這種獨特的方式緩解鎮黨委、政府的養護壓力。老農墾人陶杰說,“這也是我們的初衷,就是為現在的海灣出一份力。”

          “農墾林”的出現,也感染和帶動了不少當地的干部、群眾。海灣鎮文明辦相關工作人員介紹,在鎮老農墾居民代表為核心,組織成立農墾林護綠愛綠志愿服務團隊,用實際行動參與到海灣鎮的生態環境中來。

          如今,在當地,“農墾林”已逐步成為融農墾人文性和海灣時代性為一體的文化新地標。


          來源:奉賢報
          作者:孫 燕 龔 怡
          777奇米影视